最高檢和稀泥 南北不同調 /連蕭特別費案 傳藍擬修法解套 扁為國務費案關逾半年 馬卻從未被羈押 兩陣營互咬時間相近 辦綠神速辦藍踱步/會不會被起訴 竟要碰運氣 律師要求儘速統一見解 最高檢和稀泥 南北不同調 記者項程鎮/特稿 首長特別費案重創檢察機關形象,起因於前高檢署查黑中心偵辦前總統陳水扁、吳淑珍夫婦國務機要費案,綠營不甘心扁珍涉案,遂翻出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期間的特別費問題,一場牽扯數千位政務官及幕僚的特別費大爛帳,一發不可收拾,終使藍綠互控,檢察機關威信也因此嚴重斲喪。 其實早在九十六年間,檢察機關有機會藉由檢察一體精神統一法律見解,以化解爭議,方法是檢察總長召開全國檢察長會議,對特別費起訴標準樹立齊一見解,並撤回 代償認定過苛的藍綠首長起訴,就不致造成現在的藍綠司法混戰。 特別是當時台北地檢署和台南地檢署的南北檢方對特別費起訴標準見解不一,讓藍綠莫衷一是,若最高檢出面替大家解套,就算藍綠再互噴口水,指最高檢作法是和稀泥,但各自心中還是會感謝檢察總長挺身當魯仲連,讓首長們不用身陷訟累。 可惜的是,最高檢在九十六年五月間第一次檢察長會議消極不作為,反叫各地檢署依個案認定,直到隔年五月再開檢察長會議,才作出「立案從嚴、審核從寬」結論,但此時已有人被判無罪確定,不管藍綠都不會善罷干休,最高檢已錯失止紛解爭良機。 何況最高法院在馬英九無罪判決書中明確指出,特別費須「因公支出」, 宜蘭民宿不可當作「特別酬庸」或「實質補貼」,等同否定特別費是「實質補貼」的行政慣例,使得目前已屬法院的綠營首長特別費案,更不易因最高檢遲來的統一見解而解套。 除了特別費南北見解不一,最高檢特偵組內部對司法院長翁岳生和綠營首長的起訴標準,也讓外界看得一頭霧水,前僑委會委員長張富美等人在一場座談會就公開發言指出,從起訴書來看,描寫前司法院長翁岳生和前法務部長施茂林等人的書類記載幾乎一樣,但結論竟不同,最後翁岳生沒事,施茂林等人卻遭起訴! 翁岳生、施茂林 命不同 當特別費的歷史共業要藍綠共扛時,已交出政權的綠營,勢必成為司法機關和社會聚焦所在,民眾感受到的是,似乎只有綠營被司法追 酒店經紀殺,如檢方因外界質疑辦綠不辦藍而覺得委屈,也要捫心自問,誰是始作俑者。 連蕭特別費案 傳藍擬修法解套 〔記者項程鎮、楊國文、林慶川/台北報導〕綠營人士涉及的特別費案早已起訴移審,但不少人被認為並無犯意,比如前內政部長李逸洋被認定未經手且貪瀆金額僅四萬餘元,但仍被起訴,藍營部分則始終以「偵查中」之由按兵不動,最近法界與政界均傳出,查藍部分能拖就拖,但等到拖不下去,檢方出現進一步動作偵辦連戰、蕭萬長等人特別費案時,藍營即擬透過修法來解決問題。 雖然外傳這是替藍營人士解套的量身訂作之舉,不過法界人士也說,屆時前總統陳水扁、綠營首長的國務機要費和特別費案,有機會搭連蕭便車一併解決。為藍營量身 租屋訂作 綠也有機會搭連蕭便車 但問題是,當初對綠營人士的「司法追殺」快又急,其中扁已因國務費等案「被關」逾半年,不少綠營被起訴首長也形象受害、身心俱傷,藍營人士則幾乎未受特別費之害,即使被起訴的馬英九,也從未被羈押一天;相關人士說,等到日後要「正式」查辦藍營人士時,就打算修法解決,其間的政治操作、司法偏藍仍被認為斧鑿明顯。 特偵組是在九十六年九月依貪瀆罪嫌起訴副總統呂秀蓮、前行政院長游錫?及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三人;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蘇貞昌兩人獲不起訴處分,其後,法官已傳呂、游、陳三人多次出庭。 接著去年七月,特偵組再將前法務部長施茂林、前教育部長杜正勝、前內政部長李逸洋、前考選部長林嘉誠、前銓敘?開幕活動〞囍隍Z獻等五人起訴。五人被認定的犯罪金額都不多,最高的林嘉誠也僅有六十一萬多元,李逸洋更只有四萬三千多元。 法院審理時,到庭檢察官一再示意被告要認罪,「認罪就可減輕其刑」,但李逸洋等堅不認罪;李並忿忿不平的說,自己從未處理過特別費核銷事宜,特別費單據黏存單上的首長簽章也不是他蓋的,檢方竟然認定他詐取特別費及偽造文書犯行。扁為國務費案關逾半年 馬卻從未被羈押 當初藍綠特別費案被告發,起於九十五年八月,當時的民進黨立委謝欣霓等人先告發馬英九,由此到九十六年間,藍綠多次互相告發,如國民黨告發綠營四大天王、告發一百零二位民進黨執政時期內閣首長,民進黨則告發連戰、蕭萬長等九十七位國民黨執政時期首長等。 兩陣營互告時間點其實?帛琉菪h不遠,但如今綠營人士被偵審得如火如荼,藍營則除馬英九已從官司解套之外,其餘人士雖都被檢方受理分案,卻始終沒有明顯的偵辦動作,因而法界、政界都流傳司法對藍營採取「拖」字訣。 另依會計法、審計法規定,特別費相關原始憑證十年即銷毀,因而政界更有一說,只要案子拖過明年,則八十九年前藍營執政時代的特別費單據全遭銷毀,所有藍營首長皆「查無可查」而全數過關。 特偵組對此表示,特別費案是在九十五、九十六年間藍綠相互舉發後才分案偵辦,故八十五年以前的首長特別費單據,確實因銷毀而沒得查,但八十五、八十六年至藍綠政黨輪替的中間兩年多,檢方均已完成調取資料動作「該查扣的、都扣了」,目前仍在過濾相關單據偵辦中。 有關人士研判,當初藍營確有「拖過十年」的謀?酒店工作漶A後來知悉檢方已調取八十五、八十六年以後的單據,這一招已不能用,因而冀望辦藍動作能慢就慢,但若拖到無法再拖時,就打算修法。兩陣營互咬時間相近 辦綠神速辦藍踱步 對於藍營未來將挾立院過半優勢修法、為黨內涉及特別費大老解套的傳言,有法界人士認為,藍營之所以未馬上著手,是因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已無罪過關,而目前檢方所查和法院審判的被告,多數都是綠營高層,所以「不用太早修法為人作嫁」。 據了解,解決國務機要費和特別費有三管道,分別是立法或修法、大赦或特赦及司法機關統一見解,但據傳以立法或修法最可行,方法是進行特別立法或修改會計法,由於藍綠首長都有人被偵辦,謀議人士認為,由立法院發動較無爭議。 會不會被起訴 竟要碰運氣 〔記者楊國文、林嘉東/台北報導〕司法查辦特 買屋別費案被質疑有追殺綠、不辦藍的「辦綠不辦藍」傾向,不少法界人士認為的確有此傾向,更有律師表示,法務部應做出一個統一見解,否則檢方本身內部都看法不一,當事人會不會被起訴,恐怕就只能看運氣了。 台北律師公會秘書長高涌誠認為,包括他在內的多位法界人士都有這種「辦綠不辦藍」的看法,檢察體系好像在交心、表態,他認為,要去除外界這種疑慮,「應該多一點司法性格,少一點行政性格」才對。 律師楊思勤則說,特別費案到底構不構成犯罪,北檢、南檢看法迄未一致,南檢認為不構成犯罪,北檢則認為構成。他說,特別費案拖了這麼久,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統一的見解,法務部的鴕鳥心態要負全責。 律師要求儘速統一見解 楊思勤指出,法務部應該要儘速做成統一見解,不然對當事人並不公平,運氣好的碰到南 ARMANI檢的檢察官,運氣不好的碰到北檢的檢察官,哪有公平可言。 他認為,法務部應儘快做成統一見解,不能只辦綠不辦藍,繼續分歧下去,會繼續撕裂這個社會。 律師林火炎說,現在國民黨主政,收到特別費案的檢察官又不是傻瓜,總會看看老闆的動向,才決定要不要偵結,能拖就盡量拖,所以才會出現只起訴綠營,藍營部分卻都還沒開始動的情況。 對於國、民兩黨執政時都倡言肅貪,高涌誠說,像前法務部長施茂林要求所屬一年辦三十件金融犯罪案,現在的王清峰部長要求三個月交出績效,「這都不對,肅貪應該是持續性的工作。」 前北檢檢察官、律師方伯勳則認為,並無司法標準不一情形,重點是要提升偵查品質和定罪率。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結婚  .
創作者介紹

澳洲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hc30hctt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